Marcel Peres -《圣殿骑士圣咏》(Le Chant des Templiers)Ensemble Organum[APE]

Marcel Peres -《圣殿骑士圣咏》(Le Chant des Templiers)Ensemble Organum[APE]
  • 片  名  Marcel Peres -《圣殿骑士圣咏》(Le Chant des Templiers)Ensemble Organum[APE]
  • 简  介  发行时间: 2006年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专辑英文名: Le Chant des Templiers专辑中文名: 圣殿骑士圣咏艺术家: Marcel Peres资源格式: APE版本: Ensemble Organum发行时间: 2006年地区: 法国简介:
    专辑介绍:
    导论:
    圣殿骑士是按照以祈祷为基础的宗教生活方式生活的宗教人员,他们宣誓保卫基督徒和基督教领土不受任何异教徒的侵犯。他们组成了一个宗教团体,这个团体有着被天主教或拉丁教会承认的特殊的社会权利和义务。他们穿着特殊的制服或“法衣”,过着一种集体生活,财产归团体所有。他们遵循一种条令,它由教皇批准,详细规定了他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同时代人的眼中,圣殿骑士是战技高超、英勇无畏的战士,在保卫基督教王国的战斗中充当了主要角色。圣殿骑士团建于1120年,在1312年被教皇解散。
    圣殿骑士发源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之后。1099年十字军占领了耶路撒冷,有一些西欧来的骑士留了下来。有人说,这些人中有一群骑士开始在圣墓教堂按照宗教方式生活,圣墓教堂建在重新放置的基督的空墓之上,是基督教信徒最重要的圣地。但是当前往耶路撒冷来朝拜圣墓的朝圣者在路上不断遭到穆斯林强盗的袭击的时候,这些骑士认为,新的基督教王国需要武力的保卫更甚于需要祈祷。所以他们组织了一个宗教军事兄弟会,并发誓用武力来保卫那些基督徒。宗教军事兄弟会不是新生事物,早在十字军东征之时就有骑士组成宗教军事兄弟会来共同战斗和分享战利品,而西欧的宗教军事兄弟会则负责保卫修道院不受强盗洗劫。
    1120年,这一小群骑士来到了那不勒斯的宗教会议上,基督教世界的所有教士都出席了这次会议,骑士们要求教会的正式承认。他们如愿以偿。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鲍德温二世还把自己在圣殿山上的原阿克萨清真寺(aqsa Mosque)上的宫殿给了他们。圣地的西欧人(穆斯林叫他们法兰克人)把这坐宫殿称为“所罗门圣殿”,于是新成立的骑士团叫做圣殿骑士团,它的成员称作圣殿骑士。为了真正成为教会的一个宗教团体,他们还需要教皇的承认。 1129年1月,在法国东北部特罗伊召开的宗教会议上,他们再次成功了。
    查看全文
    http://www.windbbs.com/simple/index.php?t3387.html
    转发。eMule搜索。感谢原发。
    ape+cie+log+图片
  • Marcel Peres -《圣殿骑士圣咏》(Le Chant des Templiers)Ensemble Organum[APE]_large

精选评论

我很反对关于这一张碟片的评论,非常的主观和有失史实,也非常的冒犯虔诚的穆斯林。十字军东征的历史就是杀戮和掠夺的历史,他们攻占耶路撒冷时屠杀了全城的人们。而当萨拉丁为伊斯兰光复耶路撒冷的时候,他没有伤害城中的任何一个基督徒,而是放他们回到了故乡。在伊斯兰的统治时期,耶路撒冷没有拒绝过任何一个基督徒的对基督教胜迹的朝拜。您关于十字军的赞扬,有没有想到过会伤害穆斯林的感情?毕竟欧洲的史学界也认为十字军东征是野蛮的杀戮史。清作者修改导论。Allah hu akbar. 我赞美真主,我也尊敬基督徒的上帝。
实在抱歉的说,俺不是信徒,对历史也是十分的不了解。所以,所说的文字中有关“冒犯”的意思俺实在是体会不出来,不知道指的是哪个词哪个字眼,而同时说文字又是在赞扬十字军,俺也是没体会出来。关于十字军东征,俺只是记得教科书上一条,野蛮的杀戮史是事实,但是这无意中促进了文化的交流,好像《一千零一夜》就是此时传过去的,然后催生出《十日谈》等作品。记得实在不准确,都是应付考试,过后这些连同教科书一起丢掉了。唱片说明书俺看不懂,随便转了个文字介绍。文字俺也没仔细看,如果另有关于圣殿骑士团很真实的介绍能提供给俺看,十分感谢。
我们专业英语老师经济学出身,现在是同声传译,他向我们讲了一节关于圣殿骑士的棵,只是很客观的说说,没涉及到主观方面。所以到这看看^
其实关键楼主是没有介绍这张唱片上的音乐为何叫“圣殿骑士圣咏”,作曲家又是谁,我们主要关心的是音乐,不是宗教。
既然是圣咏,则不可以说“关心的是音乐,不是宗教”,当然这里的宗教指的是个人心灵的肃穆与感动,并不是二楼那个宗教史,貌似二楼是伊斯兰教徒,貌似历史应该按伊斯兰教义来书写
但最终,十字军还是永久的占领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本来就是基督徒的,穆斯林入侵了耶路撒冷,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无辜?就拿今天来说,穆斯林是不是恐怖分子,我们谁都清楚。不需要解释。你们穆斯林一夫多妻,但十字军经过的地方都改成了一夫一妻!十字军是正义光明之师!十字军的东征还没有结束,只要还有黑暗,十字军就将继续征战,直到正义除去邪恶,光明除去黑暗!万物的结局进了,忏悔吧!
ls说话注意点

你是说,貌似按一楼(你说的其实是一楼吧?)观点,历史应该按伊斯兰教义来写,是这个意思么?
其实我非常赞同6楼的comment,不过这毕竟不是讨论宗教(下一步就会牵扯到政治了)的好地方.但是一楼有一句话说对了,萨拉丁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穆斯林.只是,似乎在他之后就寥寥无几了.

这个 是欧美游戏中毒玩家 还是看了什么小说中毒了?不要把幻想世界跟真实世界搞混了。


这位是脑残吧?
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现实与历史也不要简单的划等号。基督徒们难道没有给其他信徒带来烧杀抢掠??
差点忘了,唱片音效如何啊?


之前我是有点混淆,现在清醒一些了。
奥干农合唱团Ensemble Organum合唱团和马赛尔.佩雷斯(Marcel P閞鑣) 许多所谓的早期音乐的复兴者们对音乐处理太过于追求一种统一、精美的声音风格。英国的声乐合唱团体比如塔利斯合唱团(Tallis Scholars),西利亚德合唱团(The Hilliard Ensemble)和哥特之声合唱团(Gothic Voices)他们改变了过去过于华丽的演奏效果。最常见的表现在庄严的修道院素歌的演唱上。沿着这典雅和精美的声音,一些法国歌手和指挥主张选择一种理想的声音:充满活力和传神,实验性和扣人心弦。马赛尔.佩雷斯(Marcel P閞鑣)最伟大之处或许在于他在他那个时代的早期音乐表演者中最早打破听众的欣赏旧习,并让我们对所听的从公元十世纪到十八世纪音乐的常规曲目重新审视。
佩雷斯在尼斯音乐学院学习管风琴,随后在英国伦敦的皇家教会音乐学校和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古乐音乐工作室工作。1979年他回到欧洲,开始致力于各种中世纪常规曲目的研究和表演。在他所研究的各种音乐里按照不同地域和时间从音乐学,音乐理论和表现观点等方面去探究,从而赋予音乐更多的活力,1982年他创立了Ensemble Organum来为他的研究去实践。Ensemble Organum在搬迁到塞纳奎修道院(Abbey of S閚anque)作为他们常驻场所。佩雷斯在一个罗洋蒙特基金会(Foundation Royaumont)下属的中世纪音乐研究和诠释协会(Association pour la Recherche et l'Interpr閠ation des Musiques M閐i関ales)(简称ARIMM)担任理事。
每年,佩雷斯都和他的歌手(他们中许多是科西嘉岛人,训练多种灵活的即兴创作)以达到接近一个中古歌唱团的常备曲目。他们研究最早的原稿和理论源头。传递历史依据以给出一种实验性的方法去表演。寻求创新的声音音色,即席演奏和装饰实践和高度方向化的音响理论去完成新的项目。结果从来不缺乏惊奇,从一系列的仔细的研究发现许多不同的地方传统和表演风格的中世纪宗教圣咏(莫扎拉比、贝尼文坦、西特西安、拜占庭、叙利亚等等)到神秘演奏的赞美歌的再创作,早期复调音乐巴黎圣母院乐派的大胆重新诠释,还有马肖以及更著名的帕雷斯特里纳、若斯堪以及奥克冈;他们对于再创作的领域至包括一个18世纪巴黎圣咏的考古复原和管风琴即兴创作。每个重要的音响资料历史录音的制作从未被沦落成像博物馆的底座。而是宁愿被看成是“新成果...源源不断的成为还原本真创作来源的高潮。”他们的演奏范围独特,主要是复兴早期基督教传统教会圣咏却又包含了古罗马到哥特时期的曲目,他们努力让听众对于过去的历史有所想象。
佩雷斯和他的推理法合唱团的主要录音都在Harmonia Mundi唱片公司,他们在古罗马圣咏、拜占庭圣咏、中世纪弥撒音乐、原始版布兰诗歌、宾根、马肖、奥克冈、若斯坎、帕雷斯特里纳等人的音乐考古还原上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藏。


雅燃上的资料